简体中文 | 手机版 | 无障碍版
中国政府网
重庆市政府网

首页 > 走进綦江 > 红色文化

重庆第一党支部的诞生及影响

1926年1月24日,綦江地下党支部建立。据史料记载,綦江地下党支部是重庆市有确切记载的最早的党支部。綦江地下党支部的建立是重庆地方党史上的大事,在重庆地方党史上占有重要的一席之地。綦江地下党支部的建立,犹如一声惊雷,震撼了巴渝大地,唤起了人民的觉醒。从此开始,綦江人民在黑暗的岁月里与国民党展开了不屈不挠的英勇斗争。

红军塑像

一、綦江地下党支部建立的历史背景

綦江地下党支部成为重庆市最早党支部绝不是偶然的,它是时代发展的必然结果,有着深刻的历史原因。

首先,綦江地下党支部的建立具有深厚的思想基础。綦江地下党支部的建立,是1921年7月中国共产党成立后在重庆地区深入开展革命宣传和斗争的必然结果。綦江地处渝黔、渝湘交通要冲,邻近西南重镇重庆,历来是兵家必争之地,《綦江县志》就有"天下无事则已,有事则黔蜀必变,黔蜀变则綦江必先被兵"的记述。綦江所处的交通位置和战略地位,决定了綦江比其他许多地方更容易获得新的信息、新的思想、新的文化。中国共产党成立后,为了加强党在四川和重庆的工作,1921年10月、1922年夏秋,党中央派恽代英、萧楚女先后进入四川开展党的工作。1922年下半年,恽代英从泸州到达重庆,开展了一个多月的革命活动;同年9、10月间,萧楚女也从泸州到达重庆,进行革命宣传和斗争。1924年1月第一次国共合作开始后,随着党在重庆工作的进一步开展,马克思主义思想逐步传播到綦江,使一些追求进步的綦江青年较早接受了马克思主义,这为綦江地下党支部的建立打下了坚实的思想基础。

其次,綦江地下党支部的建立,具有较好的群众基础。綦江历史悠久,具有光荣的革命传统。綦江建县于唐,素有革命斗争精神。1833年(清朝道光18年),綦江人民在綦江、习水边境方家沟一带聚集千余人抗击清军,历时三月。清朝咸丰、同治年间,太平天国石达开率部路过綦江,有不少农民参加了起义军。1901年(清朝光绪27年)9月30日,綦江县青羊寺数百人举行起义,高举"灭洋"大旗,公开反对外国传教士和官府。清朝末年,綦江县有识之士杨锦云、杨晴霄兄弟先后留学日本,加入孙中山领导的同盟会。回到綦江后,一直致力于同盟会的宣传,吸收了许多仁人志士参加同盟会组织。1911年11月24日夜,同盟会组织的"同志军"围攻县衙,一举推翻了清朝政权在綦江的统治。"五•四"运动期间,綦江的进步青年也在各地纷纷投入"五•四"运动的革命洪流,开展反帝反封建的革命斗争。綦江人民光荣的革命传统,为綦江地下党支部的建立奠定了较好的群众基础。

第三,綦江地下党支部的建立具有一定的组织基础。受"五四"运动反帝反封建新思想新文化的影响,1919年下半年,綦江旅渝、旅蓉的学生孟莲浦等,以"团结青年,增进友谊,砥砺学行,促进地方文化教育,改造社会"为宗旨,发起组织了"綦江青年砥砺会"。会章规定:"不分性别,只要目的相同,均可入会作会员。"邹进贤、危直士、胡尧钦(胡平治)、霍绍文(郝谦)、陈翰屏、霍步青、霍栗如、霍锟镛、黄堂佐等一批进步青年率先入会。"綦江青年砥砺会"建立后,在古南镇沱湾开办了图书阅览室,订购了《新青年》、《向导》、《独秀文存》等报刊,并创办了《綦江评论》刊物。1920年春天开办了文化补习学校,同时积极宣传进步思想和开展进步活动。"綦江青年砥砺会"组织的建立及其活动的开展,培养锻炼了一批青年,为后来綦江建立中国社会主义青年团作了组织上的准备,为綦江地下党支部的建立打下了一定的组织基础。

第四,綦江地下党支部建立前,上级党组织就在綦江发展了一批党员,为党支部的建立储备了力量。随着全国革命形势的发展,綦江一批进步青年经过革命斗争锻炼,进一步提高了对马克思主义的认识,树立了共产主义必胜的坚定信念。綦江地下党第一个支部负责人邹进贤,1922年秋考入成都高等蚕业学校后,在恽代英的影响下,接受了马克思主义,1923年6月,由恽代英介绍加入了社会主义青年团,1924年毕业回綦江后,发展了胡尧钦、陈治钧等一批团员,1925年1月建立了有9名团员的社会主义青年团綦江支部,同年6月经团中央批准改建为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綦江特支。1925年春,邹进贤在重庆由中共中央特派员萧楚女介绍加入了共产党,同时加入共产党的还有危直士。他们回綦江后又发展了一批党员,这为綦江地下党支部的建立创造了条件。

二、綦江地下党支部建立的经过及建立后开展的革命斗争

1925年3月,邹进贤、危直士、霍步青、朱凯四人作为綦江代表参加四川代表团,出席了在北京召开的国民会议促成会全国代表大会。会后,邹进贤转赴上海向团中央汇报綦江团的工作情况,并接受了在綦江进一步发展团的组织和建立共产党组织的任务。邹进贤回到綦江后,立即和危直士一起,积极宣传马克思主义,在发展共青团员的同时,开始培养发展共产党员,筹备成立綦江地下党支部。

1925年8月,邹进贤、危直士在綦江县太公山玉皇观(今古南万兴)举办了一期为时一月的建党积极分子学习班,参加学习的有共青团员胡尧钦、陈治钧、刘祥书、黄堂佐、刘祥林、明金鼎(明昭)、周宗林等8人,主要学习《马列主义浅说》、《共产主义ABC》、《唯物史观》等革命书籍。之后,胡尧钦、陈治钧等一批共青团员由团转党。与此同时,在重庆入党的陈小寅、章小园、陈翰屏等人的组织关系也先后转到綦江。

1926年1月24日晚,由邹进贤主持,在綦江县立第一女子小学(现古南镇万寿亭)一男教师宿舍召开党员大会,建立了綦江县第一个共产党组织---中共綦江县支部。支部共有党员9人(有2人系女同志,深夜未出席会议),推选邹进贤任书记,胡尧钦任组织委员,陈翰屏任宣传委员。綦江地下党支部直属中共中央(通过共青团中央)领导,同年2月,中共重庆地委成立,改由中共重庆地委领导。

綦江地下党支部建立后,在上级党组织的领导下,深入宣传革命思想,广泛发动群众,与国民党展开了艰苦卓绝的革命斗争。

1926年2月,綦江地下党支部团结国民党(左派)綦江县党部,努力扩大国共合作,广泛开展"联俄、联共、扶助农工"三大政策宣传,使綦江反帝反封建反军阀的革命斗争蓬勃开展起来。同年上半年,团结进步师生成立了"綦江妇女联合会",并在蒲河、石角等地建立分会,会员发展到几百人,公开提出了"妇女要解放"、"男女平等"、"维护女权"等口号,开展反对缠脚穿耳、虐待妇女等斗争。妇女协会还办起了平民学习班,对妇女儿童进行文化和政治启蒙教育。这些斗争,有力推动了綦江妇女运动的发展。

1926年春夏之际,綦江地下党联合东溪各界人士组成"綦江公民东溪分会"。当时,綦江出现了严重饥荒,东溪一带特别严重,东溪恶霸和不法奸商与贵州军阀勾结,以"办军米"为名,将大批粮食运往贵州贩卖,又从贵州购回鸦片出售,人民生活处于水深火热之中。共产党员危直士、霍绍文根据地下党指示,以"东溪公民分会"名义,一面呼吁政府救灾赈灾,限制粮价;一面张贴布告禁止贩运粮食出售,并组织学生上街宣传。4月11日,发动东溪人民扣留了一批从东溪运往贵州高价出售的大米,并分给饥民。5月3日,贵州军阀部队扑向东溪,抓捕了组织扣米的霍绍文等3人,危直士巧妙脱险。次日,黔军将阻米出川的三名积极分子杜福成等杀害,制造了震动全川的"东溪米案"。惨案发生后,綦江地下党利用各种关系积极发动群众展开斗争。一方面由国民党(左派)綦江县党部出面,召开各方代表会议,组织了"东溪米案"后援会,呼吁各方支援;另一方面向社会各界宣传"东溪米案"真相,并在重庆《新蜀报》上披露"东溪米案"经过,揭露贵州军阀的血腥暴行。此时已脱险到上海党中央工作的危直士,也写信通过亲友将自己的田产卖得大洋1200元开展营救。经过坚决斗争,迫于社会各界的强大压力,贵州军阀在勒索了1200大洋的赎金后,释放了关押的霍绍文等3人,东溪地主豪绅勾结贵州军阀贩米走私活动被迫停止下来。

 

1926年下半年,为了配合北伐战争,控制地方武装,綦江地下党遵照重庆地委指示,联合国民党(左派)县党部,掀起了轰动綦江的"倒夏运动",将十分反动的县团练局长夏奠言拉下了宝座,推举共产党员陈治钧担任团练局长。陈治钧担任团练局长后,立即开始举办团练干部学校,培训地方革命武装骨干。1927年初团练武装便发展到1000余人枪,其中多数为共产党所控制和掌握。

1926年至1927年初,綦江地下党发动农民成立了"綦江农民协会",设立了执行委员会,先后在永新、中峰、赶水、郭扶、石壕等地成立了农民协会,全县登记造册会员达到3000多人。1927年1月7日,永新区团总等反动豪绅私派捐款中饱私囊压榨农民。从广州农讲所学习归来的共产党员明金鼎等,发动永新农民2800多人举行游行示威,高呼"打倒土豪劣绅"、"反对苛捐杂税"、"土地归农民所有"等口号,迫于人民群众的革命声势,反动豪绅压榨农民的酷行也只得收敛,有力地打击了封建豪绅的气焰。

1927年"三•三一"惨案后,四川军阀刘湘将魔爪伸向綦江,下令通缉共产党员,并派巴县团阀率领团练武装到綦江"剿赤",綦江地下党利用控制的綦江团练武装开展了规模浩大的反"剿赤"斗争。4月中旬,綦江地下党对全县团练武装进行了周密部署,作好了充分的迎战准备。面对气势汹汹来綦"剿赤"的巴县团阀部队,綦江团练武装英勇阻击,在新盛号房一带对峙了三天三夜,巴县团阀见捞不到半点便宜被迫撤退,綦江武装反"剿赤"斗争取得彻底胜利。

1929年夏,军阀郭汝栋驻綦部队,在綦江强行拉夫派捐,残酷压榨綦江人民,驻綦兵力不到300人,却要强索2000人的粮响,并且纵容部队奸淫掳掠,激起綦江人民强烈反抗。綦江人民先由綦江团务委员会发起,后在綦江地下党领导下,开展了武装抗捐斗争。綦江地下党共发动和组织1000多人的团练武装,9月上旬向古剑山集结,一切准备就绪之后,9月中旬围攻县城,经与郭军10多天激战,郭军被赶出綦江,历时三个多月的武装抗捐斗争取得重大胜利。

抗日战争时期,綦江地下党广泛发动綦江人民投入抗日救亡运动。

1938年夏,綦江地下党团结国民党进步人士,以綦江县政府主办的名义,举办了战时师资讲习会。"讲习会"开设了政治、业务、军事等课程,各种课程都以抗日救亡为中心,着力提高学员的政治觉悟和爱国思想。要求每个学员都要在自己的岗位上,利用各种形式对广大群众进行抗日救亡宣传,真正做到抗日救亡人人有责,争当抗日英雄,夺取抗日战争的最后胜利。战时师资讲习会,历时40天,培训学员200人,为綦江抗日救亡运动的开展培养了骨干。

1939年,綦江地下党在思想开明为人正派的进步人士吴举宜支持下,并争取驻扎在东溪的国民党军事参议院代理院长张翼鹏的支持,筹办了东溪中学。学校高举反对帝国主义、封建主义的旗帜,实行读书和抗日救亡相结合,男女学生同校同班管理,倡导民主自由。在讲授文化知识的同时,组织抗日救亡宣传,揭露国民党消极抗日、积极反共的真面目,千方百计排除国民党的干扰破坏。虽然开办一年就被国民党查封停办,但是它推动了綦江抗日救亡运动的开展,为革命斗争播下了不少种子。

1938年冬到1941年8月,綦江地下党发动綦江中学、綦江女校等学校师生,团结各阶层人士,成立了"綦江抗敌后援会",并以"抗敌后援会"的名义,组织各种宣传队上街演讲,教唱革命歌曲,演出救亡话剧,张贴漫画和书写标语,广泛发动全县群众参加抗日斗争。1938年冬,发动群众为前线将士募捐寒衣款7000多元,制作花筒、笔筒、手杖、洞萧、笛子等手工艺品实行义卖4000多元,并缝制了一批棉衣,连同募捐现金全部寄到了抗日前线,有力地支援了抗日战争。

1940年7月至1941年8月,綦江县城接连三次被日机轰炸,炸死120余人,炸伤60余人,炸毁房屋320余幢,綦江人民的生命财产蒙受了巨大损失。惨案发生后,以各种职业为掩护的共产党员,抓住这一机会,在组织救助的同时,采取印发传单、书写标语等方式,以血的事实揭露日寇的侵华罪行,进一步激发了綦江人民的爱国热情。

1939年、1940年綦江铁矿和四十兵工厂从外地分别迁来綦江小渔沱、张家坝。为了在两厂开展党的工作,綦江地下党同重庆市委派来两厂工作的同志取得联系后,也先后派出多名党员进入两厂工作,并在两厂迅速建立了党的组织。在斗争中,地下党一方面在工人中进行抗日宣传,一方面与国民党展开斗争。1941年3月、7月,根据国民党滥发钞票、货币贬值、职工生活极端困苦的实际,组织发动綦江铁矿工人进行了两次罢工,通过斗争,迫使铁矿当局答应为工人每人每月增加工资35%。1943年8月,四十兵工厂工人在地下党领导下,也举行罢工。地下党严密组织,不受花言巧语蒙蔽,不怕威胁恐吓,厂方在软硬兼施无效后,被迫接受了为工人每人每月增加工资50%。

解放战争时期,随着全国革命形势的发展,根据党对白区工作的指示,綦江地下革命斗争得到了进一步开展。

1945年和1947年秋,綦江地下党在中峰地区开展了控制乡保政权的斗争。地下党针对国民党实行"民选"乡保政权的伎俩,决定抓住这个机会,开展合法斗争。在中峰地区先后建立了"峰青社"、"乐坪社"、"忠义社"等群众组织。地下党利用这些组织,加强宣传,联系进步人士,建立统一战线,积极参加竞选。在1945和1947年秋的两次选举中,地下党推荐的候选人大多数当选,控制了部分乡保政权,为地下工作的开展创造了良好的条件。

1945年下半年至1949年11月,地下党在中峰地区开展控制乡保政权的同时,发动群众也开展了反加押、反加租、反退佃和抗丁、抗粮、抗捐的"三反""三抗"斗争。在斗争中,地下党利用控制的部分乡保政权,发动群众采取合法与"非法"、软拖与硬顶、公开与秘密结合的方式,与地主豪绅和国民党展开斗争。通过斗争,迫使地主豪绅取消了随意加押、加租、退佃的企图,破坏了国民党拉丁、征粮、派捐计划。

解放战争中后期,綦江地下党一边加强中峰地区、津綦边区农村斗争,一边加强城镇工作。地下党在綦中、綦师、渝南中学等学校发动师生,开展"要民主、反内战"宣传教育活动,并在《一一闻》、《綦江日报》等报刊上撰写稿件,揭露腐朽黑暗的旧社会,支持民主运动。1947年夏,地下党发动古南镇中心校师生开展了抵制国民党军队驻扎校园的斗争,在说理抵制无效后,发动男女学生穿上童军服,手执童军棍,三步一岗,五步一哨,在校门口组成人墙,将童军棍架成十字,坚决抗军驻校。在国民党军队的暴行之下,虽然抗军驻校失败,但使师生和人民群众进一步认清了国民党军队的本质。

1946年夏秋,按照上级党组织的要求,綦江地下党开始了武装斗争的准备。先后派人到中峰毗邻的高青、江津蔡家和四面山、贵州习水泥坝和寨坝等地勘察地形,并把几地之间的交通、河流、山脉、场镇等绘制成"津、綦、习边区地形草图",准备建立武装据点。同时,地下党积极准备枪支弹药,开展"一人一枪"运动。一方面地下党采取措施控制乡保武器弹药,利用控制的乡保政权,通过安插党员和积极分子,调换保丁等形式,逐步掌握了一批枪支。当时中峰乡全乡共有长短枪300余支,被地下党直接和间接掌握的就达250余支。另一方面地下党自筹经费购买枪支,要求有工资收入的党员拿出70%的工资交给组织作活动经费,号召党员根据自己的经济情况,捐献一些经费购买枪枝弹药和电台。张仿陶、曹德仁、周孟常和杨仲儒等同志各捐献了30石、20石、10石黄谷。1948年下半年,地下党派津綦特支书记向天培等到赤水等地参加游击斗争实践。1949年2月,綦江地下党在得到川东临委"綦江不开展武装斗争"的指示后,才将工作重点转到作好准备、迎接解放、配合接管上。

为了綦江解放后顺利接管,防止敌人的捣乱破坏,綦江地下党从各种渠道全面搜集和掌握国民党的党、政、军、警及重要物资等方面的资料,积极开展统战和策反工作,全面掌握敌情动态。在解放前夕,地下党利用已掌握和控制的武装力量,充分发动群众,重点开展了护厂护路等斗争。在保护綦江铁矿的斗争中,地下党在控制铁矿周围的乡保武装后,发动工人打造武器200多件,成立了100多人的工人纠察队,严密监视国民党矿警队,通过英勇斗争,迫使矿警队交出了所有枪支,使綦江铁矿完整地回到了人民手中。在保护綦江铁路的斗争中,为了保护好机车的安全,地下党员昼夜轮流守护。1949年11月25日深夜,粉碎了敌人炸车毁路的阴谋,炸车毁路的特务落荒而逃。11月27日綦江解放,29日开始,綦江铁路工人在地下党领导下,承担了夜以继日运送解放军的任务,为重庆主城和渝西地区的早日解放赢得了宝贵的时间。从綦江解放之日起至1950年1月中旬铁路实行军管共50多天的时间里,綦江铁路工人虽然没有发一分钱的工资,但他们坚守岗位,日夜守护着铁路。这些斗争为綦江解放后的顺利接管和重庆的解放作出了重要贡献。

三、綦江地下党支部建立的重大意义

綦江地下党支部的建立,是綦江历史上的重大事件,綦江有了共产党,从此綦江的历史翻开了崭新的一页。

1、綦江地下党支部的建立,加快了綦江党组织的快速发展。綦江地下党支部建立后,1926年春夏,党员人数快速增加,1927年春发展到60多名党员。1926年春夏,綦江地下党支部经重庆地委批准改建特支,1928年由特支改建县委。綦江地下党组织在发展过程中,虽然遭受到1927年重庆"三•三一"惨案、1931年2月县委书记张龙泉叛变交出共产党员名单、1944年国民党推行"溶共、防共、限共、反共"的几次破坏,但是经受住了严峻考验,至1949年11月27日綦江解放,党员人数由1926年1月成立时的9人,发展到358人,增长了近40倍。党员构成由最初的知识分子扩大为知识分子、城镇平民、工人、农民。党组织由一个支部发展为一个地级组织---綦南中心县委,綦江境内就有县级组织两个,即中峰特区和綦江县委,计6个区级组织27个支部。綦南中心县委下属则有58个支部,所属党员包括綦江、南川和津巴边区共计990多名。

2、綦江地下党支部的建立促进了綦江地下革命斗争的深入开展。綦江地下党支部建立后,綦江地下革命斗争迅速开展起来,活动范围包括綦江、南川、江津、巴县、合江、习水等广大地区。面对国民党的白色恐怖,綦江地下党从成立到解放,先后组织了一系列大规模的、影响深远的革命斗争。其中有重大影响的革命斗争就有10多次,如"东溪米案"、"反剿赤斗争"等。这些斗争,沉重地打击了国民党,推动了国统区革命运动的蓬勃发展,为巴渝地区革命和中国新民主主义革命的胜利写下了光辉的一页。

3、綦江地下党支部的建立及其以后的发展,为党培养了大批优秀党员。綦江地下党支部建立后,吸引培养和发展了一大批优秀青年加入党的组织。在发展的党员中,涌现出了许多著名的革命英烈,据初步统计,在重庆地区有较大影响的就达15人。其中,有被原国家主席杨尚昆称为"革命启蒙老师"的地下党四川省委秘书长邹进贤烈士;有在黄埔军校被周恩来赞誉为"霍氏三杰"的地下党安徽省委组织部长霍锟镛烈士、中央组织部接待处主任霍步青烈士、地下党彭水县委书记霍栗如烈士;有毛泽东诗词中赞颂"前头捉了张辉瓒"的红四军军长王良烈士等。他们以其不畏强暴、不怕牺牲,大义凛然、英勇战斗的革命精神,不怕苦、不怕累,克己奉公、舍己为人的高尚品格,助人为乐、团结同志、关心爱护他人的伟大人格力量,书写了綦江地下党光辉灿烂的历史。

 

(信息复核时间:2019年5月24日)

网站链接

站点地图 | 网站声明 | 联系我们  重庆市綦江区人民政府保留所有权利! (C) 2016
中文域名:綦江区人民政府.政务  渝ICP备 16001936号 渝公网安备 50022202000120号
政府网站标识码:5001100002